我与这个异世界的不平凡生活|第一章:穿越!铁与血的世界

Author Avatar
Icarus‘s Wing· 1月6日 本文共计3185字|已被浏览462次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睁开眼睛,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米迦瑞明显感觉到自己并不是躺在床上。
  “怎么回事?自己应该是看完手机睡着了啊......”米迦瑞试着去挠自己发痒的头,却发现自己无法抬起手。
  “可这种被重物压迫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压的快窒息了......”
  外面传来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呻吟声,尖叫声,马蹄声,枪刀刺进拔出的声音......
  “难道一觉醒来世界末日了吗?外面的骚动是什么情况?”
  自己一脸懵逼提出的问题,半天也没有人给个回应。
  “一定是在做乱七八糟的梦吧......怎么可能一觉睡过去就到了另一个地方呢?”米迦瑞忍不住吐槽自己。“得,我还是继续睡吧......”
  可越翻身自己越觉得这床越不对劲,闭着眼睛的米迦瑞已经无法入眠了。
  浓郁的铁锈气味不断的向他的鼻孔扑来。
  自己身上湿答答黏黏的又是什么情况?他用胳膊蹭了蹭,拿到面前看了一眼。
  只见自己的胳膊蹭到的地方,一片血红。
  0.1秒米迦瑞才反应过来:“这...这特么是血!”扭头望向身体下面,借着微弱的月光,看见的场景足以让米迦瑞后悔终身,差点吐了出来:那是一个大叔死状凄惨的尸体!
  “擦!”这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睡在死尸上面!
  “丫的,即使是这噩梦这也太糟糕了!”狠狠拍了几下自己的脸。“我擦,疼!这特么不是梦!”
  “不行不行......我要冷静下来......”米迦瑞狠狠咬了下自己的嘴唇。大脑陷入了短暂的思考。
  按照一般的生存法则来说,这种情况下装死才是正道,但是来自上方的尸体一具又一具增加,重叠,身体旁边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尸体了。
  “特么的,再不爬出去,自己不是被压死,就是给活埋了!”米迦瑞开始了手脚并用,努力向光源挣扎着。
  “呼哧......呼哧......嘀嗒......”面前的尸体仿佛无穷无尽,鲜血糊满了他的脸,他越爬越心慌,不光是这些面目狰狞的尸体被可怕的冷兵器创伤造成的鲜血淋漓,他们身上的衣服自己以前根本没有见过,而且力气也不如以往了,连拉开一条胳膊都极为费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米迦瑞才把身体从死尸堆里脱了出来。
  月亮和散漫的火光倒映出了他七岁孩子的身影。
  “这......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米迦瑞的内心彻底崩溃了。片刻,只有两个字漫过了脑海:穿越。
  此时,他已经无暇去有什么异世界感想了:燃烧的村落,遍地的尸体与鲜血,还有骑着马的盔甲士兵在杀戮,不停的杀戮......
  绝望的村民拼命想逃跑,甚至有的还没从睡梦中苏醒,便从此安息再也醒不过来。兵器刺入随后迅速拔出,血光飞溅。带着绝望的神情倒下的村民,直到死的时候还在拼命挣扎。
  嚎叫声,号哭声,马蹄的践踏声,呻吟以及惨叫,不时停息回响着,宛如,地狱里的交响曲。
  残肢和头颅随着漫天的鲜血落在地下滚动着,一条血淋淋的手臂飞到了米迦瑞的面前。
  血与火的交织,几乎点亮了整个天际。
  此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快跑!”可再怎么努力驱使双腿,腿却再也不听使唤,不停的抖动着。
  血腥的大屠杀,在自己的面前活生生的上演,从此这些画面深深的刻印在了脑海里,变成了无法忘记的恐怖梦魇。
  不断颤抖的他,丝毫没有注意来自背后代表死亡的马蹄声,一瞬间,一支黑色的长枪破开空气伴随着非人的狞笑刺入自己的身体。
  刹那间,伴随自己的一声凄厉的尖叫和“噗呲”铁器嵌入肉体的声音,米迦瑞倒下了......
  漫天的血光笼罩了米迦瑞的双眼。
  洞穿了他的腹部的血色长枪,毫不留情的被迅疾拔出。剧痛从腹部传来,但他的身体似乎疼痛到了临界值,连呻吟都无法发出。
  力气仿佛被抽空,倒在地上却无法用手捂住伤口——手似乎已经坏掉了。
  脸已经接触到了从腹部流出的温热血液,它就像溪流一样缓缓不停流出......自己却已经无能为力。
  “我,就这么死了么?”
  已经没有能力思考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恐怖场景了。
  被鲜血糊住的双眼已经什么也看不见,自己的身体就像是回光返照一般缓缓抽动着。
  随着心脏恢复正常的频率缓缓搏动,米迦瑞终于回过神来,但这时候的他才绝望的发现,这些盔甲骑兵围着自己绕了个圈。
  寒风从村落掠过,它于残桓断壁上冲撞出的回音,听起来就像来自地狱的死亡号角。
  意识似乎已经离体而去了,只听见微弱的非人声音,带着胜利者的狞笑:“被戳了一枪竟然没有死,真有趣!”“咱们一起,把这家伙挑成筛子吧!”
  “竟然——就这么死了,这穿越就是个闹剧吧。”米迦瑞伏在地上想着。“特么的,小爷要是能活着,不把你们杀光,下辈子就不做人类了!”米迦瑞的满腔怒火,也只能对自己呓语了。
  数根长枪带着疾风舞动,撕裂了空气。
  “卑微的人类,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长枪刺下,米迦瑞失去了意识。
  此时的米迦瑞已经无法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了,他身体里的某个部位,一缕发黑的火种爆裂开来。
  “嗯?怎么回事?”骑兵惊讶的发现,本来坚锐的铁质枪头被微弱的黑色火焰覆盖,迅速的溶解,缓缓的变成了铁水流下,却一点都没接触到米迦瑞的身体。
  他的全身被淡淡的黑色火焰笼罩。
  “难...难道......主不是说只是个魔力比较强的人类吗?这...这竟然是......”
  黑色火焰收缩成一缕,缓缓抽动着。
  “它这.....要爆发了!” 骑兵惊恐的大叫:“快,快逃!”话音刚落,火焰爆裂开来,骑兵凄惨的尖叫响彻了天际。魔人的盔甲连同皮肉和马匹一齐燃烧殆尽,剩下的只有烧的焦黑的骸骨......
  黑色的焰浪弥漫了整个村庄,曾经寂静的村庄再一次回归寂静。
  黑色火焰消灭了所有的活着的骑兵,废墟依旧燃烧着。它沿着这没有活人的村庄游离了一圈,最后钻回了米迦瑞的身体。
  此刻,唯有遍地鲜血淋漓的村民尸体以及骑兵的骸骨,被毁灭的村落此时默对世界无言。
  罪恶的火焰仍在残留下的一切上燃烧。
  昏迷的米迦瑞并不知道,这一切并未结束,铁与血的交织错落,只是他的开始。


作者:伊卡洛斯之翼
联系方式:电子邮箱
托管在混淆博客

本文链接:https://blog.mnixry.cn/write/different-world-1.html
该博客遵守 CC BY-NC-SA 4.0 协议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滕王阁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