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这个异世界的不平凡生活|第五章:城主

Author Avatar
Icarus‘s Wing· 1月8日 本文共计6896字|已被浏览328次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一身长褂,医生的打扮,有点像教士,面色潮红,身体有点瘦,一张平易近人的脸让人觉得安心。
  看见米迦瑞坐了起来,奥格雷一脸懵逼。然后直接跳了起来狂笑:“哈哈哈哈哈!我的特效药竟然这么好用!这才几天功夫,重伤患者就爬了起来!”
  奥格雷手舞足蹈的像个孩子似的。
  然后他冲过来:孩子,你觉得身体怎么样?”
  米迦瑞沉默了两秒钟:“好......疼.....。”
  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给那片惨白带来了一丝红润。
  看着这瘦小的身体,奥格雷一阵心疼,想当初,自己也是这样的吧。
  奥格雷闭上眼睛,感应了下面前瘦小身体的气息。
  “气息也平稳了,看起来如果走运的话,这半个月内就能走路吧。”奥格雷笑了出来。
  “咕....”米迦瑞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出来。
  米迦瑞一脸尴尬:“饿.....”
  奥格雷摇了摇头:“孩子,你现在不能吃东西,不然会损坏你的身体。”
  “那.....”米迦瑞一脸郁闷,这几天就这么饿着?自己前世也就最多饿了三顿......
  奥格雷笑了笑:“这几天你就喝这个就能饱了。”
  他拿出一个塞住的小瓶子,放到米迦瑞旁边的柜子上:“孩子这个玩意可能难喝,但是这几天就只能靠这个维持你不至于饿死了,来,张开嘴....”
  无奈,米迦瑞只好乖乖张嘴,咽下这发苦的诡异液体。
  走廊内,一个穿着白色修女装的女子急促的跑向病房。
  病房的门轻轻的推开,一个俏丽的面容出现在这个房间里:“奥格雷医生,特雷亚尔大人来了。”
  “哦,阿亚,我这就来。”奥格雷轻轻的扶米迦瑞躺下,回头对米迦瑞说:“孩子我待会再来看你。”
  米迦瑞轻轻点了个头。
  奥格雷走出了房间,刚到走廊的拐角就与一个人撞上了。
  爬起来一看,才发现是特雷亚尔。
  “那个孩子醒了?”
  “嗯...是的,他的生命力真的很顽强,也可能是我那个最近的特效药的功劳。”
  “现在我能不能看他?”
  “可以,但....”奥格雷打量了下他的脸:“我就怕你把他吓坏了。”
  “待会我去问话,你在门口站着,有紧急情况就叫你,关于那个村庄的事情,绝对不能再耽搁了。”特雷亚尔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好吧.....”奥格雷长吁了一口气。“阿亚,你先去处理下别的病人吧,我等会再来找你。”
  “那我先走了....”阿亚默默的走了出去。
  两个人向病房走去,门再一次开启。
  随着靴子在木制地板上发出的擦擦声,米迦瑞抬头望去。
  映入眼帘的先是一身棕红色的古朴铠甲,但却刚好合身,表面反射着丝丝光辉,可能是因为铠甲融合了魔兽的材料,虽然不厚实,但防御力绝对不低。
  铠甲上的条纹像似随手,又像是刻意雕琢成一把剑。
  那剑身上有一团火焰。
  黑色泛灰的头发平平常常的平落,不是特别长,那胡子一看就是刻意刮过的。
  黑色的眼睛平静的注视着米迦瑞,而米迦瑞有一种不敢与其对视的感觉。
  这人,一定没少过杀戮。
  特雷亚尔也愣了下,自己那一严肃的眼神平常与成人对视也没啥,但如果眼神不柔和,总会吓到孩子,上次严肃的看一个三岁小孩啼哭,结果人家直接吓到不敢哭了.....
  可这七岁的孩子敢和自己对视?虽然这孩子开始有一点慌,但他之后竟然平静的看着自己?
  不会是吓傻了吧?但也不像啊,人还能吓成平静?
  可能是那场屠杀让他惊吓过度了吧。奥格雷缓缓地眯起了眼。
  这一次的事情非常恐怖和不可思议,一群魔族精锐骑兵,凭空出现在了距离塞拉西尔不到一更时间路程的村落阿卡里亚,没有任何征兆,而且因为是深夜所以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那里情况,没过多久,村落就全灭了,除了面前的这孩子,一个活着的都没有,村庄也都变成了废墟。
  一般来说,魔族很少形成军队这种进攻态势,也只有几个由魔兽组成的国家有能力组建军队,不然只有雇佣军了。
  但这些魔兽的国家,最近离塞拉希尔的也有半个海洋,运送骑兵到这里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即使从那里派出去,登陆后也得要五天才能到达这里,这还得设想他们补给齐全。否则到达这里保守估计也得十天。
  就算是赶过来,这五天也得必然经过大型城市,而这些城市都是有严格的检查措施,想要悄无声息的经过是绝对不可能的。
  至于魔兽雇佣军,整个欧路赛亚凭借自己的情报网络,可以确定的说,整个帝国不存在任何一支魔兽雇佣军,至于周边的国家,唯一雇佣了魔兽部队的是米里艾诺,而且是皇家直属指挥。派出这么精锐的部队来完成这么一件小事,未免天方夜谭。而且欧路塞亚在去年就与米里艾诺达成了贸易和和平协定,特雷亚尔实在想不出让他们会作出孤军深入这种敌对行为的理由。
  除非他们想挑起战争,可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刚打完仗就想破坏对他们有利的协定再打?任何一个稍微有点智商的君主都不会这么做。
  再说,赶过来也就罢了,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任何其他村庄被袭击的报告?为什么就仅仅袭击这一个?这村庄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宝物,袭击这里有什么好处?
  最诡异的是屠灭了村庄,骑兵竟然莫名其妙全灭了,连尸体都没了。
  这场惨剧莫名其妙的东西太多了,如果说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就是这孩子的口供吧。
  可是要一个七岁的孩子还原事情经过?就这现在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路走稳都不错了,指望他说明?痴人说梦。
  但是,如果这帮魔兽的目标是他呢?全村就活了这一个人,这不奇怪么?
  特雷亚尔无奈的捂住头,猜想太多了,先看看这家伙是不是与魔族有关。
  于是他缓缓的取下挂在腰间的行囊,掏出了一个水晶球。
  “还好找索拉格那老东西要了这个,先看看这小子体内是不是有魔族的血统,一感应便知。”特雷亚尔一手托住水晶球,一手放在水晶球上,默默的念叨着什么。
  米迦瑞一脸郁闷的看着这货,突然间他脸色大变,捂住自己的腹部。
  那团黑色的火焰,突然在米迦瑞身体的魔槽里缓缓开始燃烧。
  “擦擦擦,好疼!”米迦瑞的汗水从毛孔里冒了出来,都快浸湿自己的病号服了。
  “没有关于魔族的血统,但是...他的魔力...多到不正常....”特雷亚尔沉思着。
  水晶球开始泛出紫色的光晕,米迦瑞也不停的冒汗,他感觉身体都快要烧起来了。
  魔槽里,那团黑色火焰突然膨胀。血液以疯狂的速度在米迦瑞的身体里循环。
  他感觉自己身体都被刺激的在尖叫。
  “噗.......”一口鲜血伴随着强大的魔力从米迦瑞口中喷向水晶球。
  特雷亚尔也呆住了。
  鲜血喷在了水晶球上,原来的光辉消失的无影无踪。
  “咔......咔......”
  水晶球缓缓的裂开,但并没有粉碎。米迦瑞嘴角淌着血,翻着白眼大口大口的喘气。终究还是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门突然被踢开,奥格雷气喘如牛,狠狠的瞪着他:“拉特尔!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还只是个孩子!虽然魔力共鸣可以查看血统和魔力,但使用这个手段对这么小的孩子来说简直是摧残!”
  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探了下米迦瑞的鼻息。
  “还好.....这孩子身体还算无大碍。所以,你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么?”
  特雷亚尔沉默了半晌,才说:“这个孩子的魔力强烈到连水晶球都开裂了,虽然我随便也能做到,但这么强的魔力外放,即使是十六岁的孩子也很难达到,他的血统也与魔族没有关系,就是魔力强了点而已。”
  “所以关于这次事件.....”奥格雷沉默了。
  “以后再看吧,这个事情过了也不久,按说这么大的事情应该会闹起骚乱甚至战争了,但这几天来自上面的人报告周围国家没什么反应哪怕是一个微妙的动作也没有。最好的估计是不会有什么变化了。”
  “那这个孩子......”
  “照顾好他,过段时间我再来看他,至于他之后的事情,以后我再处理。”
  特雷亚尔默默的走出了病房轻轻的关上门。
  奥格雷轻轻抚摸了下米迦瑞的头:“孩子,不要怨恨刚才那个人,特雷亚尔,全称安兹乌提.拉特尔.扬.特雷亚尔,他啊,是我的老朋友,也是我们的家园,塞拉西尔的城主。虽然看起来凶巴巴的,但他绝对不会去伤害无辜的人,正是因为他是城主,所以,他的责任是很大的......”
  医院外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正午刺眼的阳光照耀着塞拉西尔,也让特雷亚尔眯起了眼睛。
  “看起来最近要提升紧急戒备状态了......至于那个孩子,看起来他没那么简单,不过从今天观察他的表现看,他应该不是内奸什么的......至于给上面的报告,就不用把这个无关紧要的小孩子写进去了。”
  特雷亚尔一边思索,一边向一座不算太大的朴素建筑走去。
  虽然那个建筑没有任何标识,但只要是塞拉西尔的居民都知道,那里,是城主府!
  距离现在二十三年了吧,特雷亚尔缓缓的思索着。
  二十三年前,第三次人魔战争时期,四十万精锐魔兽军队进攻塞拉西尔。
  当时,塞拉西尔,十万军队在老城主阿雷斯塔的领导下拼死抵抗。
  魔族之前经过的帝国城市,基本都变成了寸草不生染满鲜血的空地,抵抗者被杀死,极少数的居民被抓走,大部分老弱病残都被屠杀。
  塞拉西尔,借助地形构建的防御能力极强的帝国北方重镇,这里一旦失守,之后平原地区的城市根本无力抵抗凶残的魔族,甚至只要绕个路,就能直取王都。
  所有塞拉西尔的勇士们都知道,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了。
  他们知道身后是自己的家园,个个以命相搏,但凶残的魔族也似乎不计损失的疯狂冲锋,每一天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去,有多少悍不畏死的魔族血染沙场。
  二十天后,借助城池,二十五万魔族白骨铺于城下。而塞拉西尔只剩下不到五万的兵力。
  当时,帝国将军,副城主,塞拉西尔城军队司令官——的自己,亲自上阵,整天不停的挥动武器释放魔力厮杀,不知道多少次将强袭兽军砍下城墙,也不知道自己射下了多少只猎空兽军。只记得自己有了八十三道血淋淋的伤口,而魔力每天外放到空的虚脱几乎使自己无法站立。
  塞拉西尔没有支援,数以百万的魔兽军团的全面进攻,整个国家欧路塞亚仅仅也就是勉强抵挡住而已。
  那天,在硝烟弥漫的阴沉傍晚,阿雷斯塔在城墙边叫来了自己。
  “拉特尔,魔军再进攻下去,我们很可能连后天都撑不到,后方作为安置平民的卡索拉地区根本没有什么军队,一旦后天,不,明天我们失守......”
  特雷亚尔沉默了:“我......今晚试试能不能和他们谈判吧。即使不能阻挡破城至少也可以争取一点时间。”
  “拉特尔啊......”阿利斯塔苦笑着看着他,“你我都知道,谈判是没有结果的,不管我们给了他们什么,他们都不会满足的。”
  “那.....”
  一阵带着血腥味的微风掠过宁静的战场。
  二人沉默了片刻。
  终究还是阿利斯塔打破了寂静:“最后还有一个办法,早在三个月以前,我命令全城的魔法师在城市的前面的平原地区建立了强力的魔力爆炸阵。但还没有启动,魔兽军团就杀了过来,借助那个,我们可以灭掉现在城外大部分的魔军。”
  “那为什么不启动!?你应该知道,这段时间我们有多少好战士死去了!”特雷亚尔握紧拳头快咆哮了出来。
  “我根本没有想到,刚布置好,魔军就杀了过来,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启动,而且.....启动的阵眼在魔军的中央。”
  “我去启动!”特雷亚尔想也没想转头拿起还没擦干鲜血的佩剑就想跑出去。
  刚一转头,特雷亚尔就觉得自己被狠狠的一击,自己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身后的阿雷斯塔无奈的对他说:“这是个送死的任务......能冲进魔军中央的军队造成的打斗势必毁坏魔阵,而且一旦启动魔阵,阵的启动者根本来不及跑出去,特雷亚尔......”阿利斯塔缓缓的摘下头盔,露出了自己的苍苍白发。
  “咳....噗。”阿利斯塔喷出一口鲜血,自顾自的叹息:“老了,不中用了.....”
  “现在我已经快到达极限了,很可能撑不过明天,所以......我去启动魔法阵,在爆炸后,你带着所有剩下的军队,消灭剩下残余的魔族军队!
  阿利斯塔那早已布满血丝的双眼此刻正在发狠的盯向特雷亚尔。
  “不过你要答应我,即使你死了,塞拉西尔也不会灭亡!”
  “不......不要......”特雷亚尔竭力向阿利斯塔伸手,想阻挡他的脚步。
  “特雷亚尔,再见了,塞拉西尔,就交给你了!”
  阿利斯塔无声无息跳下了城墙,就像是一滴水,融入庞大的地下河中,再也无法找到。
  一刻钟后,静悄悄的魔族大本营出现了骚动和打斗,之后,魔族大本营的地面泛起了红色的光芒,随着强烈的震动,伴随着魔族的鲜血残肢与嘶吼,塞拉西尔的士兵们看见了一生之中,最大最美丽的一次烟花。
  爆炸弥漫了整个魔族军队,红色的巨型光柱伴着火光伴随着硝烟笼罩了整个平原。
  特雷亚尔抽出了剑,带领剩下的士兵冲出了城门。
  燥热的空气中,士兵们嘶吼着“杀啊!!去死吧魔族!”收割着魔族的残兵。
  众多的魔力随着其主人的释放几乎撕裂了这本来就破碎的战场。
  没有人注意到,冲在最前面疯狂击杀魔族的特雷亚尔,嘴唇咬出了血,而他眼角流出的一丝泪水,在风中飘散。
  那一战后,进攻的魔族军队几乎全军覆没,帝国也成功把魔族赶了回去,而塞拉西尔多了一个新名字:守望之城。
  战争之后,特雷亚尔因为战功和塞拉西尔人民的认可,被选为塞拉西尔的新一任城主。
  “阿雷斯塔,我会替你守护这座城市,即使我死去,也绝不会让塞拉西尔灭亡,这是对你的承诺,也是对塞拉西尔的人民的承诺!”
  仰望着和平广场上树立起来的阿利斯塔的塑像,特雷亚尔如此想着。


作者:伊卡洛斯之翼
联系方式:电子邮箱
托管在混淆博客

本文链接:https://blog.mnixry.cn/write/different-world-5.html
该博客遵守 CC BY-NC-SA 4.0 协议

即便如此我也会前进的,哪怕是这令人头昏眼花的夜----《ゴーストルー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