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这个异世界的不平凡生活|第六章:重返故地

Author Avatar
Icarus‘s Wing· 1月8日 本文共计4499字|已被浏览271次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第六章 重返故地
  不知不觉间,一个月过去了。米迦瑞的脸色也从原来的蜡黄恢复了原来的红润。
  原来被枪戳破的腹部也基本恢复如初,只是在原来的地方留下了一大道有些可怕的淡红色伤疤。
  米迦瑞默默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外面的树林随着微风颤动着,不知名的鸟在外面叽叽喳喳。
  “吱呀~”泛黄的木门被推开了,米迦瑞默默的翻了下白眼,除了之前给他喂了一百多次奇奇怪怪味道几乎让人作呕的药物的医生——奥格雷,还能是谁来这里?
  “小家伙,今天怎么样?”奥格雷微笑的看着他。
  “还行,除了无数次差点被奇怪药物整死以外。”米迦瑞心里想着。表面上,他尝试做了个浅浅的笑。
  奥格雷细细的端详着米迦瑞那身上的深红色伤疤。“直到现在我还只能说,这是个奇迹,换作平常人,这一下的贯穿,足够瞬间没命了。”内心啧啧不知赞叹了几回。
  “不过....”奥格雷皱起了眉头。“接下来,怕是这小子会被送去孤儿院吧,家人都没了,村子也差不多毁掉了......他还能去哪儿?”
  此刻米迦瑞却感觉到了一丝紧张,倒不是他读出了奥格雷的想法,而是他感觉那个看起来就不好对付的城主来了。
  应该算是因祸得福,虽然那次自己被水晶球折磨吐了血,但自己隐隐约约感受到了魔力的流动,那一刻,米迦瑞记住了特雷亚尔内敛的带着强烈燃烧的魔力气息。
  “朦朦胧胧的,应该是他又要来了...…”米迦瑞苦笑到。毕竟上次他给的下马威有点太强烈了,以至于到现在还是有点畏惧。
  果不其然,下一刻,随着“吱呀”的推门声音,米迦瑞再一次看见了那身不算陌生的棕红古朴铠甲。
  “拉特尔,你来了?每次都是悄无声息的来到。”奥格雷笑了下。
  “嗯……”特雷亚尔似是沉吟回答着他,眼睛却盯着那个在床上坐起来的黑发孩子。
  “上辈子教导主任我都没怂过,我还怕你不成!”强烈的逆反心理让米迦瑞也没有退让的瞪了上去。
  一个中年大叔再次与一个孩子互相对视片刻。
  “我说……你们干嘛每次都要这样……”奥格雷看着二人,揉着额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终究还是特雷亚尔撑不住了,这片刻里,他看见了米迦瑞眼睛里各种复杂的感情,冷静,平淡,顽强,坚定,悲伤,愤怒。
  让他承受不住的,是最后那一刻,他的眼神,空洞到毫无感情。
  “咳咳…...”他无奈的中断了交织的目光。
  “实在不像个七岁的小孩…这样的目光,感觉就像是经历了几十年苦难的囚犯。”特雷亚尔再一次沉吟。
  以至于他本来要说的“你要不要去孤儿院”实在开不了口。
  “嗯……孩子,你现在有什么想干的吗?”特雷亚尔不知道是鬼使神差还是试探说出了这句话。
  “我想…回去一趟。”米迦瑞淡淡的说。此时他内心不光是回忆里的那点秘密,更多的,是对那些死去人们的悲伤,毕竟,他们把“自己”照顾这么大,就这一点就永远难忘。
  “孩子…...你应该知道他们都死了。”特雷亚尔还是吐出了这个残忍的事实。
  “我知道…我的父母也是走的很早。”米迦瑞再一次想起来另一个世界的他们,还有回忆里的模糊面孔。“请让我回去,给他们守一次灵吧,之后请随意安排我。”
  两成感觉是为了那个秘密,但八成的感觉,米迦瑞是真的真心想去守灵。
  奥格雷和特雷亚尔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孩子会提出这个要求。
  “这真的是个七岁的孩子吗……”此时奥格雷和特雷亚尔不约而同想到了一起。
  病房再一次回归了沉默。片刻,奥格雷拉着特雷亚尔走出了病房,只剩下米迦瑞一人在床上发呆。
  二人在一个角落里停下,奥格雷先开口了:“你觉得他是个简单的七岁小孩吗?
  特雷亚尔摇了摇头。回问了一句:“他在医院这么多天,你没看出一点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我用魔力探测过他的身体,从来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异常,而且就他接受治疗的顺从方面,我看没有任何问题。”奥格雷吁了口气。
  “他和你说过什么吗?”“嗯......他说他叫米迦瑞,是阿卡里亚土生土长的村民,我也询问了他一些细节,他的回答我看不出来有什么撒谎的地方。至于那场悲剧,他什么也不记得,也没有提过什么奇怪的地方。”奥格雷叹气。“毕竟他也至少身体上是个七岁的小孩,让我看来,他也不过只是比同龄的孩子成熟罢了。”
  特雷亚尔看着天空飞过去了几只花样飞行的麦斯鸟,它们上下翻飞,不一会就飞的再也看不见了。
  沉默了片刻,他终究还是做了决定。
  “奥格雷,待会中午一过,你就带着他骑阿格鲁马过去,你试试能不能看出这孩子更多的东西吧,毕竟他和你交流了这么长时间,他应该信任你了。”
  “啥?要我带他过去……还要骑马……你应该知道我不少次被那家伙颠个七荤八素了吧!”奥格雷愤愤不平的捶胸顿足。“再说…还有些病人…”
  想到什么的特雷亚尔背着手继续看向天空,一抹坏笑出现在了他的脸上:“塞索勒医生今天回来了,正在家里闲着呢,而且…萨莉尔牧师本来她要前往圣塞洛大教堂参加唱诗会的,我拜托她明天请来医院检查身体,人家答应了,既然这样,我还是送她去唱诗会吧……”
  “你你你……”奥格雷差点抡起袖子和面前这个突然不正经的家伙干一架,半天气的说不上话。“不过只是片刻,他叹了口气。“好吧我带他去,记得让她来…...”瞬间奥格雷从有些郁闷换成了带了一丝幸福的表情。
  “这招每次都奏效.....你对人家的迷恋我也是佩服。可惜啊,每次给你创造机会,可你这个榆木脑袋愣是对人家表达不出感情......我看的都急。”特雷亚尔在心里默默的无奈摇头。
  也就是那么一小会,平淡的面容再次回到他特雷亚尔的脸上,仿佛那坏笑从来没出现一样。“那我走了啊,安全问题不用担心,那里还驻扎了一只我派出的分队,有问题就去找他们,他们听得见。”他回头向门口走去。
  “拉特尔……”奥格雷想起了什么,叫住了他。“那个孩子曾经有一次对我说,他想当一个能保护他人的剑士。”
  只有一瞬的几秒钟沉默,一抹极难让人觉察笑意从特雷亚尔的脸上一闪而过。“知道了,那么明天回来记得带他到我这来。”他没有停留大跨步走了出去。
  中午的午饭告一段落后,奥格雷拉着换了一身新衣服的米迦瑞出来了。
  当知道是要回去时,米迦瑞的表情从一脸不满变成了平淡。他也没想到,自己的要求竟然就这么被轻松答应了。
  “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牵克尼。”奥格雷叮嘱了一声就走开了。
  米迦瑞望着旁边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出神。
  异世界的大街不像历史描写的中世纪那么脏乱不堪,全平滑石路的地面不管是马车还是手推车都能安然行驶而过,人们也很有素质的不乱丢垃圾。从清洁程度方面看起来,大街是有人定期清洁的。小贩的路边摊虽然简陋,但也并不过于脏乱。人们很和和气气的交易,讲价,还有一队队的卫兵在沿着街道巡逻处理突发情况。连路边走过的几个流浪汉都并不让人反感。
  时间,就在这样平静淡泊的日常中一点点掠过。
  “这里……真的很好。”米迦瑞笑了。
  “发什么呆,小子!”身后传来了奥格雷的声音。
  米迦瑞回头望去,一匹有着泛白的鬃毛,棕色泛黑的皮肤,小腿带着一丝莫名的突起的高头大马正面对着自己。
  马毫不犹豫的在米迦瑞脸上打了个响鼻,以至于米迦瑞的内心瞬间崩溃。
  奥格雷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想不到你这孩子竟然让克尼认可了哈哈哈!”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把米迦瑞揪上了马。
  至于马开始跑之后,米迦瑞就不记得过程了,因为他头一次见到比得上现代摩托车的速度的马---可能还再快一点。因为当时被带起的劲风就把自己吹了个面部狰狞。这家伙跑了个二十分钟愣是不大喘气……
  当然坐在后面的奥格雷更想哭,这跑起来就超快的家伙是丝毫不会考虑到骑着它的两个人的感受的,只要是选个方向跑,那大概是不狠狠拉住是停不下来的,后果就是,马背上极为颠簸。奥格雷不得不一边抓紧前面的米迦瑞剩下一只手死命抓着缰绳不敢松开----天知道松开后会不会被直接甩地上去。
  以至于在马停下的时候,如果不是身体素质稍微好一点的奥格雷扶着,米迦瑞一定会直接摔个倒栽葱,然后把吃了不久的午饭连同早餐一块稀里哗啦吐出来。
  “好了……我们到了……”奥格雷的神情凝重了起来。当米迦瑞抬起头的时候,一瞬间也愣在了那里。
  迎接他们的没有活人,只有一片熄灭了大火的残垣断壁,更加充分形象的来说,它是一片废墟。
  焦黑的木料连同一些尚未被清理的的村民的遗物松散的松散的交错着------农具,粮食,还有一些原来是完好的储藏器具的瓦片。
  酒味,粮食味,远去的血腥味,发黑的碳味,一点一点的,在时间中消磨殆尽。
  一从染上了鲜血的草旁,一个做工粗糙的稻草娃娃躺在上面,咧着嘴笑着----火,和它原来主人的血,让它面目狰狞的看着这剩下的村庄残骸。
  在毁灭性的力量面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留存于世,生命在其中,是最脆弱的存在。
  奥格雷会意的轻轻拍了拍面前孩子的肩膀,吐出了这样一句叹息:
  “欢迎回到阿卡里亚,你的家,孩子。”


作者:伊卡洛斯之翼
联系方式:电子邮箱
托管在混淆博客

本文链接:https://blog.mnixry.cn/write/different-world-6.html
该博客遵守 CC BY-NC-SA 4.0 协议

最怕一生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网易云音乐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