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这个异世界的不平凡生活|第七章:锈蚀的剑

Author Avatar
Icarus‘s Wing· 1月18日 本文共计5795字|已被浏览274次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第七章 锈蚀的剑
  淡红的残阳向着这个世界吐出最后的一点馈赠的温暖,大地因此带上了一抹暖意。
  但看着远处跪坐已经很长时间的小如黑点的孩子,奥格雷觉得内心被揪成了一大团麻绳------他觉得,这样揪心的感觉,似乎只在那场大战中为死者祈祷才有过。
  “我不应该同意特雷亚尔那个混蛋把这个孩子带过来的!即使我算是个外人,我都觉得看着快难受死了!”
  内心裹着一大团怒火的他,只能忍住不去看那个孤单的小黑点来让自己好过一点。
  可是总是忍不了多久,自己还是会不经意的去看向那个方向------看向那个长坐不动的简直快成了雕像的孩子。
  回想起那个孩子来到村庄后的反应,奥格雷也只能狠狠的搅和锅里的麦粥来抑制自己的郁闷。
  自从米迦瑞看见了这片废墟后,奥格雷就感觉这个孩子大概是魂没了------自己说什么他听不见,或者说,他不愿意听?就像是一具僵尸一般机械的采花------不停的采花。
  然后那个孩子就头也是不会的走向废墟后面------那片刚刚才掩埋好的村民的埋骨之处。
  由于没有一个人记得村民的哪怕一点信息,来搜查的士兵只能在每个村民的墓地上插了一块没有做任何标记的柯库苏树的木块来表示存在。
  所有坟墓的最前面,矗立的是士兵用剩下的柯库苏树的树干打磨的粗糙的大十字架。
  没有什么刻意的标记,也没有什么人记得这片地方死去的人们,也许不会有多久,废墟会被风化,坟墓也被会被遗忘。
  毕竟,一个小村子的人对一片大世界来说,还是太渺小了------渺小的不值得会被记住。
  米迦瑞抱着那一大堆不知名字的洁白的野花,一份一份的,挨个放在每个坟墓上面。
  期间奥格雷对他的一切试图搭话的努力都失败了,不管是呐喊,疑问或者是什么,米迦瑞都没有一点反应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
  到最后气鼓鼓的奥格雷自己跑去村庄唯一残存的房子呆着去了。反正刚才用了魔力探测,这方圆百里也没有什么猛兽的反应,奥格雷自然也就没有过多担心米迦瑞的安全问题。
  更让奥格雷“惊喜”的是,原来特雷亚尔说派过来的小分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可恶......幸好这村落附近没感觉到什么有威胁的存在.....不然估计来几头胡狼就得送餐了......”
  虽然愤愤不平,但奥格雷目光却仍然投向那个孤独到令人心疼的孩子上。
  整个下午献完了花,那个家伙就一直坐在坟墓的十字架旁,简直动也不动,最后逼急了问他要看到什么时候?那个家伙终于轻轻的回应:“落日后,我会告别他们的。”
  话到了这,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苦命的奥格雷只能自己去做饭吃了。
  “呼......”奥格雷满意的揭开锅盖,刹那间,麦香就霸占了整个屋子,甚至扩散到了屋子外面。
  缓缓冒着热气的粥静静的躺在锅里,小麦伴着燕麦的香气使得整锅粥带上了一片带着喜悦的金黄,麦粒在其中缓缓飘动,让人想全部一口吃光。
  奥格雷用木勺缓缓的舀出了两碗粥,然后费了极大的劲才把米迦瑞拖到屋子里来吃饭。
  虽然吃饭时极沉闷,但二人把锅里的粥刮了个底朝天表达了对晚饭的满意。
  太阳终于沉入了另一端的尽头,唯有昏暗的余光映射着逐渐冰凉的世界。
  吃完饭,趁着光线还尚未完全消失,米迦瑞提出,自己要去一个地方安静一会,很快就回来。此时在屋子里点燃了蜡烛的奥格雷想了下同意了,只是要求自己在他身上施一个感应魔咒免得出危险。
  然后心里五味杂陈的米迦瑞碍手碍脚的走了出去,在走出了一段路后,确定奥格雷没有跟踪时,他迅速向后山跑去。
  那个记忆中的秘密,他一定要搞清楚!
  “呼哧...呼哧...”不一会,喘着粗气的米迦瑞就到了后山旁边。
  说是后山,其实也就是个小坡,由于这里杂草都比较稀少,村民们一般不来这里---太贫瘠了,只有几颗孤零零的树还能砍做木柴。
  “嗯.....记忆中那个崩塌的洞口不知道还在不在......”米迦瑞苦笑的想着。
  毕竟一年多了,没准那个洞口就因为塌方什么的直接堵上了。那样的话,只能和记忆一样再跳一遍井了。
  “但愿那个洞还在......”米迦瑞絮絮叨叨着。毕竟他上辈子是只旱鸭子,再跳一遍井,运气一背,就只能做个囫囵的一腔怨念的水鬼了。
  片刻后,气急败坏的米迦瑞一拳锤在小山上。
  “.......才一年......一年就消失不见了?这...... 难道自己真的要去跳那个记忆中的水井?
  不过米迦瑞突然觉得自己锤的这石头不对......似乎,是砂岩?
  片刻后,米迦瑞惊奇的发现,只有这么一块地方是砂岩,其他地方都是坚固的石头。
  “罢了罢了,死马当活马医吧......”米迦瑞捡起一根稍微粗壮的树枝狠狠的捣向砂岩。
  “噗......”树枝的尖头没入了砂岩,拔出来的时候,砂岩上多了个小洞。米迦瑞隐隐约约从小洞里听见了流水的声音。
  “错不了......就是这里!”米迦瑞激动的开始了对砂岩的惨无人道的攻击。一时间,尘土飞溅,不少土漫到了他的身上,可他已经无心去注意这些细节了。
  “轰隆......”随着一声轻响,砂岩变成了一大堆尘土堆在地上,原先存在它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半人高的洞口。
  米迦瑞看着洞口里的黑暗,咬咬牙,还是毅然决然的走了进去。
  片刻,拐角处的一丝光芒吸引了米迦瑞。
  默默然的米迦瑞此刻怀着一丝复杂的心情-------未曾看见过的熟悉地方,并不属于自己身体的记忆,交织起来,心里别是一番滋味。
  终于,记忆画面中的东西真实的呈现在了眼前------散发着白色柔和光芒的发光晶体嵌在壁上,记忆中悬空的黑色无华长剑如今静静的躺在地上,甚至上面积了一层厚厚的灰。
  米迦瑞心疼的刚想拿起这把剑,可他突然想起,自己如今柔弱的身体是根本无法举起这把长剑的。
  即使举起来了,怕也是支不住,弄不好一个随机性倾倒,只怕自己就要大出血了。
  想到这里的米迦瑞一身冷汗都出来了,于是他只能默默的用粗布衣袖抹去剑上的尘埃。
  当米迦瑞欣赏他的战利品时,他抓狂了。
  因为抹去灰尘的剑身上,是看似薄薄的一层铁锈。
  “不是吧......这玩意,弄了半天,就是把锈剑?破烂锈剑?”米迦瑞拿起一块石头尝试去磨那层褐红色的铁锈。
  片刻米迦瑞就绝望了,铁锈一点锈沫都没掉,反而是石头被磨掉一层磨出了一小堆石头粉末。
  随后寂静的洞穴里爆发了一声愤怒的叫骂:“擦!”
  “好吧......这把破锈剑让我无语了......但愿那个石头匣子不要让我绝望......”神神叨叨的米迦瑞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匣子。
  匣子没有什么装饰,如果不是匪夷所思的光滑表面,只怕这匣子与一块大石头也没什么区别。
  将匣子翻过来,赫然露出了锁被破坏掉的惨状:原先存在锁的地方被磨的粗糙不平。
  “不会吧......难不成有人动过这东西?”米迦瑞只能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缓缓的打开了石头匣子。
  借着柔和的白光,米迦瑞看见了里面的东西:一本陈旧的书和一枚戒指。
  等等是不是前世看过这种套路?记得当年看过一本玄幻小说,讲的是废柴男主继承了一枚戒指,然后戒指里有一个强者的灵魂,然后他就走上了人生巅峰?
  随后米迦瑞狠狠甩了几下脑袋:“醒醒二货!如果这是一本小说,就凭你穿越过来那凄惨的出生点,作者绝对不会让你好过好吧!”
  甩掉乱七八糟的想法,米迦瑞缓缓的拿起了那枚在光芒下反射出晶亮光泽的戒指细细打量。
  如果说用什么字来描述这枚戒指,那就是“黑”,整体看去没有什么觉得异常的表现,不过引人注目的是戒指上镶嵌的一枚奇怪的黑石头,不大,些微反光,不算圆润。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米迦瑞尝试将戒指套到了自己的大拇指上。(现在戒指对他的食指来说还是太小了。)
  然后......什么也没发生。
  “那段记忆是在哄我吗?闹了半天,自己的收获就是一把剑,一个没用的戒指和一本破书?而且剑还是把破锈剑?!”米迦瑞愤怒的对着那把黑色长剑狠狠的甩了下手。
  刹那间,锈剑消失在了空气中。
  “什么情况!?”米迦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双眼,他确定那把破锈剑消失了。
  “不是吧!本来就这么几件破玩意还莫名其妙没了!”空气中划过米迦瑞的一拳。“破剑给老子回来!好歹也是件武器啊!”
  随着“咣当”一声,那把锈剑掉在了米迦瑞距离不到半米的地方。
  片刻的沉默后,米迦瑞望向了自己手上那枚乌黑的戒指。“难道......”米迦瑞再次尝试心里想着剑然后对着剑再次挥手。剑再次消失在了空气中。
  随后他用同样的方式将剑变了回来。
  随后米迦瑞狠狠的拍了下自己的脸:“中奖了!至少自己并非是一无所获,一枚拥有空间存储能力的戒指在异世界可是神器啊!”
  洞外的光芒越来越弱。
  “天!忘记了自己得赶紧回去!要是让奥格雷找过来看见这个情况,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来不及多想的米迦瑞将剑和装着书的石头匣子装进了戒指里。当然他干脆的连石壁上的发光晶体都没有放过一同装了进去。
  毕竟在没有电的异世界,一块发着白光的晶体绝对比蜡烛好用!
  随着晶体的消失,山洞彻底陷入了黑暗,米迦瑞迅速的向洞口跑去。
  当他出洞穴的那一刻,天际的最后一丝光芒,彻底消逝在了黑暗里。
  米迦瑞一步一步的向村庄走去。随后他发现了正在村口焦急的寻找他存在的奥格雷。
  随后一击不轻不重的手刀落在了米迦瑞的头上。“小子你害的我好找!”捂着头的米迦瑞眯眼看去,气急败坏的奥格雷正在狠狠的瞪着他。
  “要是你下次还这么乱跑,我可就不管你是不是被狼吃了还是什么!”生气的奥格雷狠狠的一把揪着米迦瑞的耳朵向村落走去。
  苦笑的米迦瑞表现出了难得的顺从。
  回到了村里那个唯一还能住人的破屋里,借着昏暗的烛光,奥格雷一脸凝重的看向了米迦瑞。
  “小子你在外面带了那么久,去干什么了?”
  “想事。”平淡的回答从米迦瑞的嘴里跑了出来。
  “没遇上什么东西吧?”“没有”米迦瑞摇了摇头。“那就好......”奥格雷舒了口气。“对了小子,晚上别再出去了,很危险。”“嗯。”米迦瑞轻轻点了个头。
  随后一股不知名的感情涌上了米迦瑞的心头。
  他不想再憋了,憋不住。
  “奥格雷大叔。”“嗯?怎么了?”“谢谢你这么照料我,真的谢谢你。”
  一抹淡淡的笑爬上了奥格雷的脸颊。“没什么,我应该做的。”
  “所以我想告诉您。”“嗯?”奥格雷看向了男孩的脸庞。
  “我想要成为一名强大的剑士,要强大到可以保护其他人!我不想再让他们发生这种惨剧了!”
  泪水,夺眶而出。
  “呜......”哭泣的米迦瑞倒入了奥格雷的怀里。
  号啕大哭的声音响彻了这个并不大的小屋。
  一时间,奥格雷手足无措,只能轻轻抱着面前大哭的孩子一手拍背,一只手轻轻的揩去男孩的眼泪。
  “没事的......”“呜呜呜......”哽咽的声音从米迦瑞的嗓子里溢出,连带着断断续续的话语:“我要变强......变得比......所有人都要......强......不管......是......谁......我一定......要为......他们......报仇......”
  一时间,奥格雷面对这号啕大哭的孩子,终究,没能再说出一句话。


作者:伊卡洛斯之翼
联系方式:电子邮箱
托管在混淆博客

本文链接:https://blog.mnixry.cn/write/different-world-7.html
该博客遵守 CC BY-NC-SA 4.0 协议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舞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