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这个异世界的不平凡生活|第八章:不屈的紫黑火焰

Author Avatar
Icarus‘s Wing· 1月18日 本文共计8322字|已被浏览318次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笼罩着平原上那匹缓行的阿格鲁马,以及马背上的二人。
  那匹马似乎明白些什么,头一次没有撒欢的疯狂跑起,而是慢吞吞的走着。
  因为马背上的那个孩子,还在回头看那快与山融为一线的,渐渐消失在他眼帘中的村庄。
  而马背上的另一个人——奥格雷也是同样的漫不经心,干脆直接仰首望着天空想着什么,丝毫不在意马匹那慢吞吞的速度。
  因为是做医生的习惯,所以奥格雷在天际露出了一丝微光的时候就苏醒了。当然他还是轻手轻脚起来了,生怕惊醒了仍在安详睡梦中的米迦瑞。随手用魔力在土炉子里点燃了火,再迅速的打好了水放在炉子上烧着。然后开始收拾用过的东西。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悄无声息中度过。
  直到奥格雷做完了一切,才把米迦瑞轻轻推醒。睡眼朦胧的他直到接过奥格雷烧的热水洗了一把脸才清醒过来。随后简单的吃了早饭,二人匆匆忙忙的骑上马踏上了回塞拉西尔的路。毕竟奥格雷的医生工作不允许他耽搁到中午。
  是的,该离开这片伤心的地方了,大概不会再回来了。
  知情的奥格雷干脆故意把马速度放慢,让米迦瑞做最后的目光告别。
  晨风中,并不扎眼的黑色短发随风摆动着,似是漂流,似是洒脱,头发的主人,目光里,透出一股能面对一切的冷静,村庄渐渐的在他的目光里,渐渐的逝去,直到再也看不见。
  再见了,“我”曾经的家,曾经熟悉的土地。
  目光最后一次告别。
  “小子,我们得加速回去了,抓稳!”一直觉察这一切的奥格雷用话打破终结了米迦瑞的告别。
  米迦瑞轻轻点了个头,他深呼了一口气,抱紧了马,不能算是情愿的准备再一次的颠簸。
  于是他们再次体验了一番颠胃的风一般的速度,当再次回到疗养院时,二人都是带着惨白的面色下马的。
  马被奥格雷牵回马厩,随后他回来叮嘱米迦瑞不要乱跑,随后走进了疗养院
  米迦瑞一路目送着奥格雷。随后对着树丛一阵干呕,差点吐出早晨吃的面包。
  “靠......看来以后只能坐慢吞吞的车了,这种颠簸,搞不好下次真得颠出胃溃疡!”米迦瑞一头栽倒在了草坪上,拔了根草丢进嘴里咀嚼。
  他无神的看着这片点缀着云朵的湛蓝色天空。
  那么,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呢?
  从昨天想到现在,米迦瑞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的结果。
  与此同时,奥格雷在自己的房间与特雷亚尔撞了个凑巧。
  此时的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奥格雷发黑的脸,而是哼着小曲专心致志的拿着水壶浇灌着窗台上的那盆紫黑色的花。
  随后,一阵轻微的响动过后,一根捣药的木棒随着极快的速度毫不犹豫向特雷亚尔的头飞去。
  “啊!!!”随着一声惊呼,木棒完美的随着使用人的意志击中了目标。
  “你......竟然来真的......”特雷亚尔一只手捂住了头一边抱怨着。
  “擅自闯入别人的房间还有理了?话说城主大人驾临我这破地方有何贵干?”奥格雷露出了气鼓鼓的表情。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特雷亚尔苦笑。“好不容易处理完事务有点空,当然算是要处理点私人事务了。”
  “你还能有什么私人事务?”奥格雷又好气有好笑。
  “还不是外面你带回来的那个小子。”特雷亚尔依旧苦笑着。
  “所以,你打算怎么处理他?”奥格雷突然严肃的看着他。“你真的打算把他丢进孤儿院?”
  “不,我打算收个徒弟。”特雷亚尔露出了认真的表情。
  古怪的表情浮现在了奥格雷的脸上。“收......收徒弟......亏你想的出来,想要收养他就直说嘛,非要绕这么个弯子?”
  “别小看那个小家伙,还记得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做的感应测试吗?先天性的魔力潜能那么强,属性估计也是火,而且他也想当个剑士,如果他做不了剑士,那就培养个高底搭配的法师好了。”特雷亚尔沉默的盯着那盆紫黑色的艳丽花朵。
  “而且让他突然有了一个爸爸,估计他也很难接受吧。”随后他放下了水壶。
  “行行行......这我可以理解,天赋可能异常,那个家伙估计也不会拒绝,不过......”奥格雷停顿了下,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你考虑过那个金发小家伙的感受了吗......还师徒,让我觉得的话这一定是自家爹不想要自己找了个男孩来替代人家。”
  “她会理解的。”特雷亚尔叹了口气。一连串的表情变化让他那本来看起来凶悍的脸此时显的滑稽至极。
  “苦了你了,要不是她走了,你估计是根本不用来处理这些琐碎的事情。”奥格雷无奈的摇了摇头。
  “行了,不扯淡了,现在我得带那个家伙赶紧做魔力激发,本来五岁就应该做的,现在算起来他太晚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故,得赶紧他的本源魔力逼出来。”
  “那我就不送你了,昨天可是把我折腾个半死......”
  “昨天发生了什么?”特雷亚尔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啊......问题其实不大,之后有时间在和你谈谈吧,赶紧带那小子走吧......我要继续工作了。”奥格雷露出了一脸的疲惫。
  “行吧......”特雷亚尔转身准备出门。
  “拉特尔。”奥格雷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叫住了他。
  “那个小家伙,情绪和观察细节可是敏感的很......心智也很成熟,记得对他宽容些。毕竟他经历的事情......唉......”奥格雷再次叹息。
  “知道了。”特雷亚尔甩了甩头,迅速的离开了屋子。
  奥格雷随手用脚把门关上,懒懒散散的一头倒在自己松软的床铺上,喃喃自语着:“小子,祝你之后日子好过点。”
  窗台上的被浇过水的紫黑色的紫阳花,此时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精神和茂盛。而上面一个小小的花苞,悄无声息的绽放了。纤弱的花朵发出的淡香笼罩了整个屋子。
  此时的米迦瑞坐在疗养院门口的台阶上,依旧像上次那样对着集市发着呆。
  一只宽厚的手掌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米迦瑞困惑的回头。
  特雷亚尔那熟悉的身影在那一瞬间映入了他的眼帘。
  “走吧,小子,以后请多指教。”特雷亚尔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一时间,米迦瑞颇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还是站起身,跟着他走了。
  毕竟自己已经没有可依靠的东西了......姑且相信他吧。
  二人穿过热闹的集市,一路上不少人对着特雷亚尔打着招呼,特雷亚尔也和他们寒暄了几句,并不做过多停留,拉着米迦瑞的小手只顾向前走。
  片刻后,特雷亚尔终于在一栋雄伟的带着围墙的建筑门口停下了。
  抵抗着刺眼的阳光,米迦瑞眯缝着眼努力看清了建筑物大门上面标注的字:
  圣阿雷斯塔学院。
  坐在门口看门的看门人注意到了二人,走过来礼貌的询问:“您有什么事情吗......等等,您是城主大人?”
  “我有事来找索拉格教授,他在吗?”特雷亚尔单刀直入。
  “啊......索拉格大人在的,既然是城主大人有事,我就不必去询问了,城主大人请进。”看门人做了一个“请入”的恭敬手势。
  米迦瑞还是没有收敛住自己的惊讶,虽然自己听奥格雷讲过他的事情,但看起来,特雷亚尔在整个塞拉希尔的人们中都很有威望。连小小的看门人都能认出他。
  还真是......一个合格的城主呢。
  特雷亚尔迅速的带着米迦瑞穿过了那些来来往往的穿着制服的学生们,片刻,二人在学院一楼的一个房间门口停住了。
  特雷亚尔试探性的敲了敲门。
  “谁呀。”一个老头的声音。“我,拉特尔。”特雷亚尔应答道。一瞬间门被迅速打开,一个一个精神茁壮的棕发老人出现在了门口。“城主大人啊,有失远迎,快进来。”随后他又懒懒散散的坐回了他的位置。
  片刻,这三人就围着一张办公桌坐下了。
  米迦瑞开始打量这个屋子:并不算小,装饰颇有前世他见过的欧式风格,坚固的棕黑书架放满了各式各样的奇怪书籍,放置一旁的小暖炉,一壶水正在上面煮着。不过更吸引人的是储物柜,里面放了各式各样的奇怪晶体,一些不算太大的魔兽骨骼标本,还有一些米迦瑞说不上是什么的小玩意。
  整个屋子都都透漏出其主人的不寻常之处。不过煞风景的是办公桌上杂七杂八的堆着书甚至还有一些说不上名字但看起来像是零食的玩意随意摆放着,而造成这一切的主人即使让客人看见也丝毫没有一点愧疚,仿佛让人觉得他就是个懒散的糟老头子。
  “拉特尔,你上次和我借水晶球就是因为这个小家伙?”索拉格老头喝了口茶。
  “嗯,结果你也看到了。”特雷亚尔苦笑。“废话,直接给我弄差点碎掉,还说!花了我好一阵功夫才修补好。”索拉格有些愤愤不平,胡子都翘了起来。
  “那今天你带这小家伙来干什么?”
  “魔力激发。”特雷亚尔吐出了这几个字。
  一时间索拉格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都七岁了......还没做过魔力激发,拖了这么久,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索拉格叹了口气。
  “索拉格,我知道这的确有些晚了,不过这是必要的,你也知道那水晶球的魔力探测上限,但那只是逼出了他的魔力量,本源属性却还是未知。”特雷亚尔耸了耸肩,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好吧......就魔力量来说,这的确是个不可缺少的尝试。”索拉格站起来,揭开了一旁桌子上笼罩的什么东西的幕布。
  一块六边形的闪烁着光芒晶体镶嵌在一个小台子上,就像是一块罗盘。
  “小家伙,来把手放在这块晶体上,集中你的精神来释放你的本源力量,这块晶体会对你的魔力进行一定的压抑和吸收,虽然有些难受,但这是必须的。”
  尽管米迦瑞有那么点不情愿,但他还是照做了,他也想知道自己的本源魔力是什么。
  “但愿不是那个黑色的火焰,那估计就够我喝一壶的了......”
  “啧......”随着右手接触到那冰凉的晶体上,晶体溢出了一丝光芒,而米迦瑞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某些东西正在流逝。
  随后晶体变的光芒四溢,像彩虹一样随机变换着颜色。
  米迦瑞冷汗都出来了,而晶体发出的光芒逐渐变成了紫黑色。
  “擦,这玩意还不停,打算干什么?!”米迦瑞还在痛苦的外放着力量。
  逐渐的,紫黑色凝聚成了一团火焰的标志。
  “紫黑色的火焰?真是稀有,拉特尔你应该是捡到宝了。”索拉格啧啧称赞。“好了小子你可以停下来了”
  突然米迦瑞脸色一变。叫了出来:“为什么我没法抽回手!”
  “索拉格,怎么回事?”特雷亚尔厉声问道。
  “啊?这个.....”索拉格刚准备挥手准备释放魔力打断进程,但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又一屁股坐下,缓慢的说: “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过这种情况,为了防止检测人头一次使用魔力收不住,晶体会压抑力量,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的力量自己打算外泄!”索拉格一脸无奈。
  “那这要怎么办?”特雷亚尔露出了焦急的表情。
  “顺其自然吧,也许这不是坏事,我看这种情况像是......魔力凝形。”
  “什么?!”特雷亚尔一脸震惊。“魔力凝形,那不是十岁孩子才能勉强做到的吗?那还是对魔力有合理范围的指导才能做到的。”
  “谁知道,只能让这小子继续下去了,也许对他来说不是坏事。”索拉格镇定的继续喝茶。
  二人看着米迦瑞的汗越冒越多,而且紫黑色火焰的图标越发闪烁。
  “啊啊啊!!!”随着一声尖叫,晶体彻底的失去了光芒,米迦瑞的手猛然脱离了晶体。
  “小子,你怎么样?”特雷亚尔慌忙的扶住了米迦瑞。
  “拉特尔,快看他的指尖!”索拉格发出了一声惊呼。
  双眼望去,米迦瑞右手小小的手指尖上,冒出了一股淡淡的紫黑色火焰,即使被风吹拂,也在坚强的燃烧着。
  “魔力凝形,这小家伙竟然真的做到了......”索拉格喃喃自语。“真是坚强不屈的小火苗呢。”
  米迦瑞缓缓的喘着气。
  “小子,你怎么样?”特雷亚尔焦急的问道。
  “我......我没事。”米迦瑞平静的回答。实际上,他除了感觉身体消耗有点大,其实也没感觉到什么难受的地方。
  一旁的索拉格看向米迦瑞的眼神逐渐变得灼热。
  “拉特尔......要不,我拿些东西跟你换,把这小家伙交个我,我一定把他培养好!”索拉格急切的说到。
  “免谈,你是主要教法师职业的,可这小子早就许愿当个剑士,而且学院的最低入学年龄就是十岁,但这小家伙才七岁。”特雷亚尔耸肩。
  “破个例不行吗?”“不行。”特雷亚尔拒绝的很干脆。
  “那你打算要怎么样?”索拉格愤愤不平。“这可是好苗子啊!不能就这么随便丢了!”
  “我当然知道。”特雷亚尔吁了口气,借助手将一股温和的魔力推送到米迦瑞的体内。
  瞬间,米迦瑞感觉自己的身体内能从紊乱缓慢的恢复到了平衡。“谢,谢......”虽然还是看不透面前的这个家伙,但米迦瑞感觉到,他是真心实意关心自己的。
  他还没回过神来,特雷亚尔瞬间肃立,郑重的发话:“米迦瑞,我,安兹乌提.拉特尔.扬.特雷亚尔,想成为你的老师,你愿意吗?”
  片刻,屋子里的其他两个人都陷入了震惊。
  “不是吧......”索拉格迅速恢复了神态。“你居然想亲自培养这个小家伙,还真是破天荒,别人求着想让你教你都不愿意......算喽......小家伙,还不答应,别人都轮不上的好事让你赶上了!”索拉格无奈的怂了耸肩。
  片刻的沉默思考后,米迦瑞还是做了决定。 “我愿意。”他做出了平淡的回答,随后迅速的单膝跪地。他记得,这是那本世界史上描写的拜师礼。
  特雷亚尔一把把他拉起来。“以后都是一家人,那别讲究那么多礼节了!”随后内心还是闪过了一丝喜悦。毕竟,自己应该勉强让这个孩子接纳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恭喜恭喜,拉特尔你收了个好苗子,小家伙你有了一个牛皮的老师。”索拉格啧啧称赞。不过随后他脸上又掠过一丝遗憾:“唉,自己看上的苗子还是还是让飞了!”不过想起什么的他又窃喜:“反正你三年后还非得来学院上学......到时候一定要拿下这个小家伙!”索拉格默默的在心里做了个标记。
  “那,索拉格,我先带他回去了。”
  “嗯.....不过,你可要注意,让她看见了可是会郁闷的。”索拉格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她会理解的。”特雷亚尔拉着米迦瑞准备出去。
  米迦瑞还是摸不着头脑说的这个“她”是谁。师母,师妹还是啥?当然他还是没能理出个所以然。
  “行吧......小家伙,如果有空以后过来玩啊!”索拉格笑着对米迦瑞挥挥手,此时的他看起来不像是个教师,倒像个长不大的老顽童。
  “嗯!”米迦瑞重重的点头。“我就不送你们俩了,等会还得......干什么来着......”他突然狠狠一拍脑袋。“哦天,我才想起来待会要开内部会议!”索拉格着急慌忙的开始整理桌子上的资料。
  特雷亚尔带着米迦瑞走出了学院。随后又是一路小跑。不久后二人在一座灰白色的朴素建筑面前停下了。
  “以后我们就住这里了......嗯......米迦瑞,你要不要我换个名字称呼你?这正式的名字呼起来太生硬了。”
  “我.....我的姓是凯恩。全称是伊卡洛斯.凯恩.萨.米迦瑞。”米迦瑞平静的给自己决定了新名字,这是他这几天就想好的。
  “行吧......那我以后就叫你小凯恩,凯恩。”特雷亚尔露出一抹戏谑的神色。
  “随便......你开心就好,老师。”米迦瑞心里想着,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的他表面当然是没意见的点了点头。
  特雷亚尔伸手敲了敲这古朴的棕色大木门。
  “是谁啊......” “我,拉特尔回来了。”“是爸爸,爸爸回来了!”一个轻柔的小女孩的声音。然后门悄然打开,一阵金色的旋风扑了出来,不偏不倚冲向了特雷亚尔。
  可意外的是,那个金发小女孩没有注意到特雷亚尔面前还站了一个人。
  于是,莫名其妙的,金发小女孩冲进了米迦瑞的怀里,一把抱住。
  瞬间,两具柔软的身体交触在了一起。
  米迦瑞露出了惊愕的表情,那一瞬间,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柔软温热的身体与自己的几乎无缝的接触,米迦瑞的脑袋瞬间觉得短路了......好像,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除了妈妈给予过自己这种亲切的拥抱,似乎再也没有人这么拥抱过自己了。
  一头银金色的柔顺披肩长发缓缓的从米迦瑞的指尖划过。
  “好想......抱一辈子。”米迦瑞的脑袋里跑出了让他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想法。
  而冲动的一头扑上来的金发小女孩抱着抱着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小脸逐渐抬起,看见了特雷亚尔那懵逼的表情,还有米迦瑞那呆滞的泛红色脸庞。
  片刻,女孩的脸变得通红。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终于在一秒钟后,金发小女孩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发出了惊叫。
  呆滞了片刻的特雷亚尔,随着这声尖叫终于恢复了神智,他哭笑不得的伸出他那粗壮的手臂迅速一手一个拦腰抓起了两个孩子,顺手一块夹在腋下,强行打破尴尬走进了大门。


作者:伊卡洛斯之翼
联系方式:电子邮箱
托管在混淆博客

本文链接:https://blog.mnixry.cn/write/different-world-8.html
该博客遵守 CC BY-NC-SA 4.0 协议

只有不怕死的人才配活着。----《麦克阿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