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这个异世界的不平凡生活|第九章:与她的初次交手

Author Avatar
Icarus‘s Wing· 1月18日 本文共计4736字|已被浏览279次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站在庭院面向墙壁的米迦瑞正在无聊的拿着树枝在地上画圈圈。
  回忆起前一刻发生的事情,米迦瑞嘴边就露出了抹不去的尴尬苦笑。
  自己被特雷亚尔这个逗比师傅丢在庭院说不准乱跑,然后他就带着那个银金发色的小女孩走进屋里关上了门。
  米迦瑞决定先捋清自己知道的事情再跑去偷听。
  首先,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个师傅,还是个不一般的一流强者,城主这种存在即使在这个塞拉希尔帝国那都是排得上号的人物,虽然自己并不算了解这个帝国的强弱势力分布,但很明显,师傅绝对拥有随随便便一击就能打死自己的能力。不过幸运的是至少自己的选定职业和属性和师傅相差不大,至少自己不会被当消耗品培养。
  自己对师傅总结得出的结论是问题不大......可......最大的问题好像是那个女孩子吧。米迦瑞捂住头。毕竟师傅的家人这绝对要谨慎对待啊......万一被她讨厌,自己就得被那个看着内心绝对腹黑的师傅虐待了啊......想着想着自己就觉得欲哭无泪......
  而且回忆一下刚才她看自己的眼神,带着困惑还有.....一丝敌意?似乎给人家一个非常不好的见面印象了啊......惨了,完了,搞大了自己一定会以后被那个女孩子当牛做马的使唤啊......
  米迦瑞毫不怀疑自己的这个师傅会以这个为噱头让那个女孩子容忍自己存在这个地方。
  “不过她的拥抱还真热情......不过,还有更疑惑的事情......师傅是灰黑色发质,瞳孔和自己一样也是黑的......可自己刚才明显看她,是像深邃的蓝色海洋一样的蓝宝石眼睛......”
  这就很匪夷所思了,遗传连点父亲特质都没有吗?还是说师娘的基因太强大了让自己女儿都长的和自己像?
  正在米迦瑞还准备进一步胡思乱想下去的时候,木门“哐当”的被推开了。
  特雷亚尔脸上挂着一丝无奈,而出来的金发小女孩带着一丝......不情愿?手里还提着两把小木剑。
  好吧.....看起来自己偷听的计划是泡汤了......不过她拿着木剑是个什么意思?打算削自己吗?
  下午的阳光从树荫间滑过,温暖着米迦瑞的身体,虽然这让他的头发更聚热让他增加了很多次挠头的次数。
  特雷亚尔及时开口了:“小子,作为我们家新入的成员......要接受一点试炼,本来呢......”他清了清嗓子。“你是要和我走个高低的,不过考虑到不能欺负自家徒弟,就让小希来陪你过过手。”
  米迦瑞默默的苦笑了下......师傅你果然把我当她的出气筒了啊......不过可没那么简单。
  随后米迦瑞发言了:“拉特尔师傅,我想问下,如果我打赢了能获得什么奖励吗?”
  特雷亚尔哭笑不得,心里笑骂着:“你没被她虐死就不错了......你还打算指望战胜她?即使你小子魔力基础是比她强了一些,但你现在还是用不出来,而且......她可是我带着从小就开始练剑练到现在的......也许这小子有什么出奇制胜的想法?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打算怎么办。”这么想着,特雷亚尔开口了:“你想要点什么?”
  米迦瑞想了下,说:“如果我赢了,师姐要陪我练一个月剑。”
  特雷亚尔此时内心笑开了花:“小子你这还不是一样找虐!”
  还没等特雷亚尔开口,她就缓缓的用剑带着一丝坏笑指着米迦瑞说:“那,如果你输了呢,师弟?”
  “那我这个月就随便让师姐使唤。”米迦瑞带着一丝艰难的说了出来。毕竟这个赌注输了自己这个月就绝对不好过了。
  “愿赌服输哦......师弟。”一阵微风扬起了她银金色的披肩头发,蔚蓝的眼睛里透出了一丝认真的光芒。
  “好吧,规则很简单,只要米迦瑞你撑过她十下斩击就行了,当然,如果你击倒了她也算你赢。”特雷亚尔宣布。
  米迦瑞缓缓的拿起了地上的那把木剑,摆出了一个标准的防御姿势。
  “开始了哦!”她话音刚落,双手轻握着剑把身影就以极高的速度冲了上来。
  “什......”
  根本来不及过度思考,她冲上来只花了一秒钟,而自己只有半秒钟可以做选择。毫不犹豫的,随着本能反应,身体回旋向左了两步。
  “噗!”一声不轻不响的撞击,剑斩到了地上。
  “咦,竟然闪开了吗?”女孩惊讶了一下,“我看看你这次怎么办!”话音刚落,她再次向米迦瑞斩去。
  “咣!”两把剑交横在了一起。米迦瑞结结实实接下了这一击。如果不是自己狠狠的握住剑把,只怕剑早已飞出去了,即使如此自己也虎口发麻。
  “不是吧,什么情况,这比前一世自己见过的任何一个人攻击速度都要快!她是怎么做到的!”米迦瑞竭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一旁的特雷亚尔忍不住偷笑:“小希是光属性的,即使还不能应用魔力但属性天生让她速度快过常人,你这个几乎毫无基础的家伙能熬过两下就很不错了。”
  自然这个时候的米迦瑞是听不见师傅心里想的,咬了咬牙,米迦瑞迅速的滑开剑对面前的女孩子挥出一击。
  面前的女孩轻蔑的一笑,迅速聚集力量回复一击。“这一击就叫你趴下!”
  当她的剑正准备粗暴的压倒性的攻击他时,他却迅速收缩了剑迅速后退拉开了距离。于是这一击再次挥空。
  “不可能!”女孩的内心颤动了一下。“运气,一定是面前这家伙的运气!”紧接着她再次迅速冲过去,这一次米迦瑞是连滚带爬的才勉强躲过了她多次的剑斩。
  一旁的特雷亚尔看着皱紧了眉头。“没有想到,这小子虽然全没有基础,却会懂得使用假动作来迷惑对手,而且灵活的闪避,虽然小希速度占优势,但她每一次的斩击都几乎是固定的轨迹,而且会消耗很多力气,不简单啊......”
  米迦瑞也不算好受,几次的极限的对身体的操控,肌肉都在酸痛的呻吟,冷汗缓缓的从额头冒出。
  他一把抹干头上的汗。
  “不行,我得想个法子,这样下去,第九下自己绝对会被打趴下。”
  自己结结实实的拿身体挡住了她的一击,非常痛,幸好是木剑,要是铁剑自己早得命丧当场。
  “死马当活马医吧......”米迦瑞心里想了个主意,下定了决心,故意让自己的身体摇摇晃晃。
  此时的她已经抛开了斩击,“我不能输!”抱着这种想法,她就像一道光向米迦瑞刺来。
  “坏了!”特雷亚尔准备迅速冲上去制止她的这一击。“小希这一击是绝对的认真,光突刺,这小子要是强行接怕是胳膊要没了!”
  但特雷亚尔终究还是没能冲上来,因为接下来一幕让他都目瞪口呆了。
  米迦瑞竟然不打算接!他硬生生的把剑直接向她丢过去!
  “什!”她惊讶了,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这一刻把武器向自己投掷过来!无奈之下为了不让自己受伤她迅速的化刺为上挑。“我看你没武器怎么挡我最后一击!”
  “噗!”木剑迅速的被挑开落到了地上。
  “就是现在!”米迦瑞用尽全身力量发动了一次滑铲。一时间,他的衣服都因为这摩擦磨破了,皮肤也因此磨红。
  滑铲的距离正好让米迦瑞的脚到达她的脚那里。趁她还没反应过来,迅速用脚锁住了她的脚。
  “你,你干什么!”她露出了惊慌的表情。“最后一击!”米迦瑞感觉口腔里都在发苦,他迅速的立起一胳膊肘压向她。
  “啊!”随着一声尖叫,米迦瑞成功一击把她压在了身下,两具小小的身体再一次亲密接触“快,快起开你这坏蛋!”她努力挣扎着。“呜...呜...呜......我竟然输了!”她竟然哭了出来,晶莹的眼泪缓缓的划过她那秀丽的小脸。
  “坏了......”米迦瑞苦笑,自己竟然把她弄哭了,看起来以后日子都不好过了......
  一旁的特雷亚尔陷入了呆滞,他花了几秒钟思考才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小子你还不和她分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米迦瑞勉强松开了脚,滚到另一半缓缓喘着气,他此时没有一丝力气站起来了。
  特雷亚尔拦腰抱起她,轻轻的用手指揩去了她的眼泪哄着她说:“不哭不哭,咱们现在出去吃好吃的,让这个坏蛋自己面壁思过!”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子,随后凶狠的对米迦瑞说:“歇息够了就给你对着前面那墙面壁思过!看你把小希弄哭!”随后就抱着她走出了大门。
  米迦瑞勉强躺着恢复了力气,随后才站起来拍掉了自己身上的尘土,静静的,按照师傅的要求真的去面壁思过了。
  这就是半天为什么米迦瑞面对着墙壁画圈圈的原因。
  当日落西山之时,特雷亚尔终于牵着她的手回来了,当然他还是先把她安慰回自己的屋子才去看着米迦瑞。
  二人并没有过多的交流,特雷亚尔拉着他的手迅速的穿过几个房间来到了一个门口。打开门,米迦瑞望去,整洁的床铺,一张小桌子,一盏灯静静的立在桌子上面,还有一扇不算太大的窗户被帘子挡住,借着窗子床上的人会第一时间感觉到日升的那刺眼的强光。
  “以后你就住这个房间了......真是的,没想到你这个小子竟然赢了她,虽然手段有点投机......害的我哄了好一阵子......”特雷亚尔无奈的揉了揉脸。
  “算了,不说这个了,从明天开始,你的任务就是把后院堆的木材全部砍好,别问我为什么。水在隔壁厨房的盖着木板的缸里。”他强行打断了米迦瑞准备询问的口型。
  之后特雷亚尔迅速的从行囊拿出了两个包裹。一个丢到了桌子上,一个丢到了床上。“早点休息,小子,明天耗费更大,做个好梦。”特雷亚尔说完就带上门离开了。
  米迦瑞打开两个包袱,一个里面装了一件新衣服,而另一个是冒着热气还没有凉透的几个馅饼。
  他终于还是狼吞虎咽的开吃了。
  吃完后米迦瑞迅速的瘫倒在床上。无论怎么样,自己终于在这个世界有了自己可以安睡的地方了......
  他看了会那本从阿卡里亚的废墟里找到的那本世界史,那大概是他在那里找到的唯一的回忆。但最后还是伴着温暖的灯光入眠了。


作者:伊卡洛斯之翼
联系方式:电子邮箱
托管在混淆博客

本文链接:https://blog.mnixry.cn/write/different-world-9.html
该博客遵守 CC BY-NC-SA 4.0 协议

纵是年少风流可入画,却也自成风骨难笔拓。----《永安调》